中国室内空气净化品牌集群

广东省室内环境卫生行业协会        


欢迎您 ! 
   
   
   
你所在的位置:
   
戴自祝:迎接中国新风净化行业的春天
来源: | 作者:pro624b4c | 发布时间: 801天前 | 484 次浏览 | 分享到:


戴自祝,著名环境问题专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获卫生部和劳动部科技成果奖。


戴自祝承担过“热环境、评价及改善”等研究工作,参加了《室内空气质量标准》《集中空调系统运行规范》《中小学教室空气质量规范》等标准的编制工作。



新风净化普及之路任重道远


当前,中国新风净化行业发展方兴未艾,越来越多的企业抓住机遇进驻其中,欲分“一杯羹”。面对参差不齐的市场现状及市场上形形色色的产品宣传时,广大的消费者很难选择出满足实际使用的产品,对空气净化行业的企业和工作人员来说也有困惑,空气净化器和新风系统的标准,出自不同部门,使用起来比较麻烦,也存在不少问题。在戴自祝看来,消费者对新风净化产品集体性的陌生,反映了当前新风净化市场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其关键便在于——新风净化标准的不完善。


目前,与新风净化相关的标准包括产品类标准、术语类标准、技术/规范类标准。国内现行针对室内空气质量的国家标准有GB 3095-2012《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 50325-2010《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GB 18883-2002《室内空气质量标准》等,由于这些标准都是推荐性标准,从实际情况来看,执行过程存在一定问题。针对中小学教室新风系统及空气质量的团体标准《新风净化机》《商用空气净化器》《中小学教室空气质量规范》《中小学教室空气质量测试方法》《中小学教室空气质量管理指南》《室内空气质量在线监测系统技术要求》《中小学新风净化系统设计导则》《中小学新风净化系统技术规程》《新风净化系统施工质量验收规范》九项目前已全部完成并实施。从设计到施工安装,从产品标准到专项标准,填补了我国新风净化设备进校园的标准空白,让新风净化设备进校园的各个环节变得有据可依。戴自祝认为,对比港澳台及世界卫生组织出台的相关标准,我国现行新风净化标准存在要求低、不健全等问题,例如:WHO出台标准中要求PM2.5年平均值需在10μg/m³以内,目前该标准在我国难以实现,并不适用于我国国情。由此可见,我国新风净化的普及之路任重而道远。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中国质量检验协会空气净化设备专业委员会和中国空气净化行业联盟组织编译了ASHRAE关于《室内空气质量》的立场文书和关于《过滤和空气净化》的立场文书两份文件,将国际先进的理念和技术介绍给业内同行参考,同时也表明了我们的立场。”戴自祝说。


ASHRAE,即“美国采暖制冷与空调学会”,成立于1894年,是全球性的建筑技术协会。1989年,ASHRAE发布了《室内空气质量》立场文件,强调室内空气质量作为一个公众健康问题的重要性。室内空气质量会直接影响到室内人员的健康、舒适度和工作表现。长期在室内工作的人经常会感到不适或会出现和建筑相关的健康症状,有时还会得和建筑相关的疾病。文件对建筑一体化设计做出了研究,解决了建筑能耗与室内空气质量之间的矛盾。2015年1月29日,ASHRAE发布了关于《过滤和空气净化》的立场文书,阐述了过滤和空气净化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并明确表示:若过滤和空气净化设备会产生大量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的污染物,则不建议使用这一类过滤和空气净化设备。该文书对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的使用和有效性进行了分析,包括机械过滤、电子过滤、光催化氧化等技术的有效性,并提倡投入对过滤和空气净化的研究和标准制定。


机械过滤网被证明可以用来降低室内空气污染颗粒物浓度,一些经验数据显示机械过滤网的使用对人体健康有正面的影响;电子过滤被证明在去除室内污染颗粒物方面效率跨度大,从无效到非常有效;有一些吸附式空气净化器可以大幅度降低气态污染物浓度。少数数据记录了有关吸附式空气净化器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光催化氧化技术可以去除有害污染物,但去除效率不高,并且在净化时产生有害污染物,目前并没有关于此技术对人体健康影响的数据;紫外杀菌能量(UV-C)技术可以钝化病毒、细菌和真菌。少数研究证明使用UV-C消毒对人体健康有好的影响。


许多单体式空气净化器使用现有空气净化技术的组合,只有很少量的无完成结果的科学数据解释了空气净化器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臭氧和其反应物会对人体造成不好的影响,利用臭氧反应净化空气的设备不应该在人居室内使用,使用会产生臭氧作为副产物的设备更应该被高度重视;有关空气净化作为一个有效的、节约能源的通风替代产品,尤其是气相空气净化的相关研究并没有很多;所有的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应该有相关记录其去除污染物功效的数据,这些数据应该基于完善的工业测试标准或者第三方验证;提倡投入对过滤和空气净化的研究和标准制定。针对这些问题,戴自祝认为,第一要务应该是提高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的功效检测方法,尤其是针对新兴的技术。第二要务应关注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的维护措施。


对于过滤和空气净化设备未来发展,戴自祝认为,“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的运行质量控制,尤其是有关长期功效的数据收集;有关过滤和空气净化设备设计、运行及维护监管性和指导性文件;电子空气净化器中带电颗粒的改良方法,以减少臭氧的产生;不同过滤和空气净化技术的融合;发展在通风效果相对较弱时使用的,可以支持通风并净化空气污染物的空气净化技术,比如可以去除室外空气中臭氧和其他气态污染物的已被实践证实的系统;有关在峰值或非预期污染物释放的情况下间歇性使用过滤和空气净化器的研究;空气净化可以使新风通风速率降低的程度。”


标准将渐趋统一


“25年前,ASHRAE曾提出新风系统(DOAS)的概念,但没有出台相应的能效等级要求,2016年,ASHRAE 90.1-2016版标准首次提出了能效和评级要求。所谓独立新风系统(DOAS),系指新风系统独立,采用低温送风的全新风,承担室内全部潜热负荷、全部或部分显热负荷,室内显冷设备在干工况下运行。该系统有效减少了细菌滋生的机会,解决了凝水造成室内空气品质下降的问题。另外,DOAS系统没有回风,不存在交叉感染的问题。美国健康建筑标准WELL也把独立新风系统(DOAS)单独作为一个优化条款。” 戴自祝说。


2016年底,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发布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空气过滤行业标准—ISO 16890,定义了用于一般通风设备的空气过滤器的测试程序和分级方法。这一新标准第一次为空气过滤行业标准的全球一致化提供了机会,它将取代现有的两种区域性标准,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ASHRAE 52.2和在欧洲占主导地位的EN779:2012。在亚洲和中东,这两种标准同时存在。过滤器的效率将以PM1、PM2.5和PM10这样的分类为基础确定,这样可确保过滤器更有针对性地、以其实际性能的好坏为标准得到评估。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对全球范围的新风净化设备标准的研究,可以从中找到我国新风净化行业的出路。戴自祝表示,当前我国新风净化行业标准还不算健全,但我们还将陆续制定和编制自己的标准手册,行业上下共同努力,一起迎接中国新风净化行业的春天。”